训练心得/NRC FAST 42 ── 我们在结束时开始

{0 Comments}

808_b952dcbc7e6d9d9004fae651fea753c6a97da629b098b75c294dffdc3e463904vwin北京时间2020年1月6日报道,随著跑龄逐渐增长,跑过的賽事一场又一场,从 3K、5K 到半马;磨坏的跑鞋一双又一双,从运动鞋、跑鞋到竞速鞋。看著牆上挂满的奖牌叮噹作响,不禁纳闷,你是否还记得,最初是为何而跑?全马是否始终是个梦想? NRC FAST 42 首次召募无全马经验的跑者, 成员中有编辑、有工头、有律师...各行各业的跑者,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,唯一的共同点是他们热爱跑步,跑步是个人故事的精彩片段。多数人已经完成许多的半马,全马对他们而言是伸手可触又迟迟不敢踏出那步的梦想。NRC FAST 42 这次决定不对自己太客气,透过 16 週的专业训练课程带领他们完成初马。 衝破舒适圈 跨越犹豫那条界线 12 月 15 日清晨天微亮,FAST 42 跑者们穿上跑鞋与装备,陛上人生的第一场全程马拉松起跑线。 这是属于台湾跑者们口中盛传的期末考,在经过一整年的训练与比賽后,做为年底最大的一场城市马拉松,这场賽事的成绩,也将会成为验收他们努力练跑的成果。 在痛苦中找到自己的节奏 不要放弃—陈志豪 跑龄两年的陈志豪,本身是一位软体工程师,回顾他跑步的初衷,他说,是看到电视上的 Eliu鞭 Kipchoge 试图挑避人类的马拉松记录 Breaking 2 纪录片而开始练跑的。 加入NRC FAST 42 之后,透过系统化的训练菜单,一步一步帮助大家建立良好的体能基础,而他们也不断的进步,一直到比賽这天来临。 陛!鸣枪响起 跑者如海,衝向目标 跑者如海,袭卷整个台北,NRC FAST 42 的成员们也随著这股浪潮,各自踏上属于自己的初马时刻。 「最痛苦的时候是 35K。」陈志豪回忆著:「我觉得我双脚都要抽筋了,接著我就想起教练说过,快抽筋时,越要保持节奏,不能放掉。」 最终,陈志豪初全马成绩 3:24:45,比预期快了 5 分多钟。 我跟学长有个约定 初马就要跑进 BQ—林以翔 NRC FAST 42 开训后就因为脑膜炎住院三週的林以翔,看著伙伴一直在练跑,吃课表,一度非常的著急、挫折,他的情绪从懊悔到释然,心情如同云霄飞车般的起伏。当他出院后,在教练的指导下,慢慢练习,循序渐进的找回自己的节奏,一步一步吃完每一次的课表和训练。 因为工作是轮班制的关系,所以练跑时间不太固定,不是利用清晨,就是趁著傍晚上班前赶紧练习,也正因如此,更是珍惜每次练跑的时刻。 看!励志标语 自我对话 在丁煌霖学长的带领下进入跑界的林以翔,刚认识学长时,学长就以「初马 BQ 达标」的姿态现身,随即便飞去跑者的梦幻殿堂,参加波士顿马拉松。这让林以翔非常震惊,于是便跟学长做了约定,他也想跟学长一样,初马就 BQ 达标。 也因为这个约定,跑龄快五年的林以翔,在今年加入 NRC FAST 42 训练营,希望透过教练以及团队的协助,朝著初马破三而努力练习。不过,每个人都会有撞牆期,尤其在賽事后半段,更是考验人心,所以他会低头看著手臂上賽前给自己的一句话,然后就会有动力继续跑下去。 「完賽后我要感谢的人很多耶!首先当然是我的学长啊!」达成约定的林以翔大笑道:「还有陪我一起练跑的强尼、伯维、Peter、小宇以及 NRC 的教练、配速员、工作人员等等。」 当然,还有我的女友。 跑步,从来不是一个人的事—张婉婷 张婉婷职业是律师,是理律慢跑社的社长,同时,还是一位女儿的妈妈。每天都清晨四点起床,五点起跑,六点半前回到家,她仅有这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可以练跑,而她这样的作息,已经维持了半年。 其实在加入 NRC FAST 42 之前,张婉婷想了整整一个月,因为她真的没有太多时间可以练习,但最后,看著社团成员们一个一个的达成自己的跑步梦想,她也决定跟大家一起热血一回。内容由vwin收集并整理:http://www.tznet110.com/  

Leave a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